欢迎光临 理想作文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注册送38体验金网址

老人

首页 > 话题作文 > 描写老人的作文

 1.指上年纪了的人或较老的人。

世界卫生组织对老年人的定义为60周岁以上的人群,而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则认为65岁是分界点。中国古代曾将50岁作为划分。
2.在改革过程中制定某些政策时特指在某个年限之前工作的人。例: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
3.指长期在某个部队服役的人,尤指有带了很多年兵的军官。例:38军剩下的老人不多了。
4.在济宁一些地区,关系较好的人也互称为“老人”。

描写老人的小学作文

  走在铺满了青石板的小巷中,肖辰一脸震撼,这正是十年前他生活过的地方。;那她还活着,肖辰不禁加快了脚步。   找到了!他渐渐停下脚步,看着眼前木制的大门,慢慢推开,他看到了,那位养了他10年的老人。   老人脸上早已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双鬓斑白,但那双眼睛仍然明亮,透着温柔,她和蔼的笑着,坐在樱花树旁,轻轻的向肖辰招了招手,肖辰来到 [查看全文]
  我几乎每天都会经过路边的住宅楼,我总可以听到老人拉二胡的声音。   那悠扬、动听的二胡声在高楼间自由地回荡着。仿佛所有的事物都随之舞动起来,我也常常被这二胡声所吸引,而陶醉在二胡奏起的优美的意境中。   拉二胡的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老人白发中夹着几丝黑发,每当他拉二胡的时候,几缕银发就会随风飘飘然;老人脸上 [查看全文]
  今天,老师让我们在电脑上看了许多图片。其中,我最喜欢的是采药老人这幅图,它在张家界最美的景点十里画廊。那里的山绿绿的,水清清的,清清的水从光滑的石头缝里流过去,哗哗啦啦,小鸟听到了,也跟着在树枝上唱歌,叽叽喳喳,真热闹啊。   采药老人就站在这片山上,他弓着背,笑眯眯的准备下山,背后的小山就像他的背篓,背篓里长着他刚刚采来 [查看全文]
  老人个子不高,穿着单薄的蓝色上衣,瘦削的满是皱纹的脸,一双粗糙如树皮的手上沾着一层煤灰。他站在风中,好像没有冷的感觉,只是不停地吆喝着;;香甜的烤红薯哎诶,这个老爷爷真可怜!他的妻子儿女呢?怎么都不管他呢?诶,这个爷爷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呢? 一年级:亢凯乐 [查看全文]
  都流传一个语: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现在社会,许多人都把金钱看得很重,但有一个靠卖菜维持生机的老爷爷却从不贪财,这种精神真可贵呀!   我家小区门口有一个嘈杂的菜场,整天都是吵吵的叫卖声,但在菜场的一角有一个安静的摊位,摊主是一个慈祥的老人,60多岁了但还是一头黑发,黝黑的脸,硬朗的腰板,一张永远充满笑 [查看全文]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岁月无情,如今物是人非。在这繁华的都市里,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做着不为人知的奉献和守候。   啪啪。在这寂静的夜里,邻居家传来一阵敲打的声音。面对台灯,睡不着的我翻了个身,看向窗外。果然,看到意料中那消瘦的身影,映着月光,显得那样孤独。   他,叫关叔,是村子里的资深老人。一对老花眼镜配 [查看全文]
  夏天已经关顾这里很久了,今年的夏天,大街上还是照旧好以前一样有很多垃圾,只是不同的是,大街上再也没有看见那位老人了。每一个夏天你只要留点神就能在这条街上看见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弯下腰去捡起地上的垃圾再起来扔进垃圾桶的画面。整整一个夏天老人都反反复复的做同一个动作。这位老人是我在一天下午下去打酱油的时候发 [查看全文]
  夏天已经关顾这里很久了,今年的夏天,大街上还是照旧好以前一样有很多垃圾,只是不同的是,大街上再也没有看见那位老人了。每一个夏天你只要留点神就能在这条街上看见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弯下腰去捡起地上的垃圾再起来扔进垃圾桶的画面。整整一个夏天老人都反反复复的做同一个动作。这位老人是我在一天下午下去打酱油的时候发 [查看全文]

描写老人的初中作文

  记得那天,天气灰蒙一片,雨滴像大豆洒在地上,大风席卷着这个小镇,雨滴声和雷电打起了交响曲,使这个小镇多了几分寒意。  这场急雨,说下就下,来不及防备的我只得躲在一家房檐下,等待这暴风雨的消停。  远远的,看见一位老人,正接受着风雨的洗礼,头发花白,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马夹,油渍斑斑,外面还披着一件破烂不堪的塑料薄膜,以便防雨。脚[查看全文]
  时间从指间不经意地弹落,往昔的格子爬满了蜘蛛的足印。它正在里面结网,把每一个格子都尘封起来,只是有的地方密密麻麻模糊难辨,有的地方稀稀疏疏明朗清晰。这种感觉是用灰土裹着的黄金,如果不去品它,便永远不知道它的真正价值。   秋天,叶子一片片落下,带着一丝丝的遗憾,投向大地母亲的怀抱。她们跳跃着,旋转着,轻舞飞扬着,翩然落[查看全文]
  老人的声息渐渐无了。年轻的白领挤开了人群,却在最后停下。她抬手作梳快速而急促地理顺头发,神色却郑重。在这刻,没人说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在她母亲的最后,她是想以最美的一面面对的。十寸高跟鞋的节奏点响了老人最后一点光火,冰冷死寂的眸子一点点燃亮。她也不呼求,就缓缓侧脸,那么看着女人梳妆。白净的手穿过黑色的发。如多[查看全文]
  又是一年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季节。   听着熟悉的音乐,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只想让烦躁的心平静下来如此戏剧般却又平常的一件事,竟毫无预兆地发生在我面前。   只觉自己身边的人迅速向一处聚集,我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随着人流去看看缘由,让一些事充实我空闲的时光。脚步停在了不远处的十字路口边,穿[查看全文]
  咳咳咳老人拎着垃圾袋走在路边,步履蹒跚,头发花白,刺骨的寒风吹来,把老人寂寞的背影衬托得更为凄凉。   我走在他身后,认出了他是村里的张大爷,连忙上前扶住他,张大爷,这么冷的天还出来捡垃圾啊。长大也看到是我,一脸笑意,眼角的皱纹更深了。一个人在家闷啊,连唯一的小孙子也上大学了,咳咳。我见张大爷咳嗽个不停,连忙带着他回家了[查看全文]
  有一天,我和妈妈去金山菜市场去买菜,一下车看到菜市场熙熙攘攘的进都进不去。于是我和妈妈在旁边的一个摊地随便买了些菜,看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一定是经历了很多的风霜。挺让挺让人可怜的自己一个人。   当看当我看风景的时候我妈妈在和那位来老人谈判起来了像是两位老大在谈什么呢,据我妈妈出生到现在我妈妈不管什么都要[查看全文]
     爱的相聚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开着电三轮缓缓驶入涞水滨河公园,沿着甬路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四周的目光一下子聚拢过来:老人停下车,后边的靓姐把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搀下车,随后快步上前挽起老人的胳膊。尽管老人面容红润,身材高大,但步履蹒跚,从远处望去,他的两腿之间形成一个大大的圆圈。老人走了几步,便一屁股坐在一颗高[查看全文]
  在这个拥挤的城市、生活在其中的我有一个很特别的;朋友。   她是一位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人,她和她的老伴居住在一间简陋的屋子里、每当我走在街上的时候、时不时的会遇见这位老奶奶、当她看见我的时候、她总会与我打个招呼、有的时候也会问我;小妹妹,你吃饭了吗?;你去哪里啊?她的声音中略带沙哑、但还是能够听清她所说的话[查看全文]
  过了多少个春华秋实,那是个什么样的画面,让我挥之不去?   白色!他的背景是白色!哦!那是个白雪霏霏的季节。满公园的学,纯白得没有一丝杂色。没有树叶的枝桠上挂满了冰棱,正滴答滴答地往下滴水。枝桠是承受不住那么多冰棱的,吧嗒一下,冰棱掉在雪上,砸出一个浅窟窿。   这本是平常的事,却看得我对面一小女孩呵呵直笑。这小女孩两个[查看全文]
缅怀一位老人 兰州50中 郭沁怡 忽闻表姐的爷爷去世了,我惊愕,也难过。我知道,那一刻,表姐一家的悲痛更加深切,是何等的肝肠寸断啊! 表姐的爷爷,是我妈妈初中时期的老师,一位令人景仰的数学老师。听妈妈讲,那时他给妈妈和同学们带几何,在妈妈的印象中,每次上课时他都携带一副木制的教具一个大大的三角板和一个奇大无比的量角器。几何老[查看全文]
     家里有两个新包的拉链坏了,妈妈看我们都不再用了,便拿到市场上去修理。   总是在十字路口往后走的地方,一把一个角折断了的大遮阳伞靠里一个老人,一架普通箱箧般大小的机器上面滚满了黑色的油污,,黑色的灰尘,黑色的手印,厚厚的,时间久了,便习惯了。再加上两个抽屉里面是长满了暗黄色铁锈的钉子和一把大剪刀,一桶黑线。   [查看全文]
  烈日暴晒。飞扬着黄沙蒙住了她身上最后一点鲜活的气息,祼皮肤枯干,杂着稀松的毛发,浑身被包裹得极不均匀,腰间露出肥大的一团,裤子肥大得不正常,像是一个未完成的,一推就倒的泥塑。   看见我,她也不自主地后退这,手里紧攥着塑料袋,藏向背后,她的眼皮低垂,嘴唇微张,像被惊吓得说不出话的孩子,是那样的手足无措,她跟班了我,面我更吓了她[查看全文]
  你是否知道还有补锅匠这种职业。每天到周末,早上10时左右楼下空地上都会传来,叮、叮、叮一阵阵敲打铁皮的声音。那是位白发老人在此叮、叮、叮地忙碌着他的补锅生意。每天都有许多居民前来为自己已经损坏却不忍心丢掉的锅具打上补丁。   他右手把着锅,左手握着捶,开始了一天的捶打工作。30多年来,他用铁锤一锤锤的砸向锅底,[查看全文]
  我会请年轻人为老人让座   他,是一位优秀的公交司机,也是2012年肇庆十佳公交司机之   李师傅,他身为6路线公交车司机,开车做到无事故,服务做到零   投诉,车辆整洁合格率100%。   李河江的钥匙圈、钱包里装载着多年来9路车、6路车乘客们给他的祝福有刻着出入平安的铜钱,有各式各样的平安符,这都是热心乘客送的。驾驶公交[查看全文]
  在我居住的地方,有着这样一位老人,她省吃俭用,靠着拾破烂挣钱。她给我的印象,是坚强,没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坚强。   那天,我放学后哼着小曲,踢着石头,蹦蹦跳跳地回家,在拐角处就发现有一个白发苍苍,不下六十的老人在阶梯上倚着栏杆在捣腿,喝着那被扔在地上的矿泉瓶里的水,还不时地用手捋一捋白发,我看着实在觉得可怜,刚想上去帮忙时,[查看全文]

描写老人的高中作文

  门口有一位老人。皮肤黝黑,很瘦,我看见他胳膊上鲜明的血管和明显的鱼鳞似的皱纹,他穿着老式的衬衫,好像已经洗了好多次了,能从缝细中隐隐约约特出他的身躯。老人带着草帽,仔细看时发现那草帽的边缘已有两个洞了。老人右手拿着五毛钱,还有几颗一角钱铜子,不时翻腾着它们。在他的右手边,有一个编织袋,不是很满。   我怔住了,看他慢[查看全文]
  街上一片红红火火、浩浩荡荡,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混杂着喧哗的吆喝声,小孩走马观花满街跑。如此惊心动魄的景观缘由是一对夫妇老来得子,加上几代单传,如同庄稼人久旱逢甘雨;又像渔人雾海中望见灯塔,心里那股子乐劲哟,真不知该怎么形容了!心花怒放得细眯眯的眼睛,都成了两条弯弯的细缝儿。孩子满月时,他们甭说有多高兴[查看全文]
  街上一片红红火火、浩浩荡荡,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混杂着喧哗的吆喝声,小孩走马观花满街跑。如此惊心动魄的景观缘由是一对夫妇老来得子,加上几代单传,如同庄稼人久旱逢甘雨;又像渔人雾海中望见灯塔,心里那股子乐劲哟,真不知该怎么形容了!心花怒放得细眯眯的眼睛,都成了两条弯弯的细缝儿。孩子满月时,他们甭说有多高兴[查看全文]
  我们村一个老人去另一个村捡破烂。在那个村的左边,是一条铁轨,此时铁轨上火车正从一个方向徐徐开来。那个老人年老眼花,正拄着拐杖慢慢经过铁路。那个老人是个老婆婆,衣服朴素,年过七十,此时年轻人已经穿过铁路,早已走远,只有她步履蹒跚,走到铁路中央。此时火车像平常一样鸣起汽笛,老人家,听到了,动作也慢,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火车没看见[查看全文]
  每天早晨上学,我总能看见一个老人,我没理会他那么多,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他这样三番四次的出现在楼下,我也就有些好奇,开始注意他了:这个老人消瘦极了,脖子上有很深的皱纹,但他眼睛炯炯有神,好像每时没地都给人一中自信的感觉。   那天早上我去学校,仍然在楼下看到老人的身影,他依然提着一个袋子走着。当老人经过我身旁时,他手[查看全文]
  上学的日子就如跟时间赛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毫无选择的余地。   放学了。   渐近冬日,太阳也不愿停留,只得眼睁睁地目送它渐渐消失在天边。   出校门。前行。过马路。无聊而又无奈,满脑袋想的都是那沉甸甸的作业。   突然,一个身影映入眼帘,引起了我的兴趣,不,应该是嘲笑吧。那是一位老人,背着一个尿素袋子,站在站台前,伸长[查看全文]
  这些日子里有了活跃的氛围新岁近了,新婚多了人闹声锣鼓声鞭炮声夹杂着在村庄的上空响亮,街前街后人来人往,就我也不闲了,四处走动走动,顺便拜访拜访,那同学小k与我一般大,却要结婚了,这不正是冲着这去的。   门大开着,我正要进去,发现门坎坐着个老人,定眼一认是小k的奶奶,我问候了一声,她却只微微一怔看了我啊了一声,便又揣着手地着[查看全文]
  每天我经过巷口时都会看见一位卖报的老人。   老人双目失明,紧闭的眼睛深深地凹陷着,满头银发,衣服干净整齐。他总坐在一张小凳上,一根细竹竿斜靠着腿,各式各样的报纸整齐地叠放在一张塑料布上。   老人常常让我想起自己失明的外公。我也每天克制着自己提前到达的阅读欲望,与街边许多的报刊亭匆匆地擦肩而过,然后到老人那里[查看全文]
  我是一个邋遢的人,不喜欢把学校发给的学生证挂在胸前,有时直接忘带。想来便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源了。   每天都要和老人见面,一天六次。我每天进出校门的时候他就坐在那,老人是学校的门卫。老人的工作是每天检查学生证。学生每天进校时都得把学生证给老人看。若忘了带,就会听到他讲,下一次把学生证带上,记住!老人不是很严格,不象[查看全文]
  也许,往往平凡的人才最值得尊敬。   1.清晨   一把胡琴,一个纸盒,操着全部的家什,老人靠在校外的墙上。用一抹琴音,伴着老人沙哑的嗓音,唱醒了小城的惺忪,开始了老人一天的乞讨生活。   老人一身的黑色,有种抑郁的感觉。扫来一大片晨光,堆砌在老人身上。颁白发下深邃的眼眸嵌着对生活的丝丝希望,黑得不再健康的皮肤用沟壑填满[查看全文]
  窗外,烈日下,是一位大概有80几岁的老人,骨瘦如柴!仿佛一阵轻风就可以将她单薄的身子刮走。时间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比一道深的皱纹!岁月已将她原来的身子逼走了形。让她陀了背,跛了脚但她唯一能让人惊奇的是她的眼神,总闪动着一种东西,我却无法言语   无论春夏秋冬,烈日阴雨。她永远都是那一身装备。头戴一顶用零碎毛线织成旧帽子,[查看全文]
  闺女去把橱柜打开,把那个旧军用枕头给我,老人的手哆嗦着,指着那个棕黑色泛着油光的檀木老式柜子,我急忙走过去摸索了半天,找出了一个旧的却很干净的军用枕头,双手递过去,老人喘息着要坐起来,我急忙把一个靠垫靠在他背后。   孩子,你来我家多久啦?老人抬起浑浊的眼睛问,我略想了一下说:差不多一年零八个月了吧。老人把手探进了枕头[查看全文]
  一出校门,我又看到他。   一袭不满补丁的灰色破旧上衣,头发稀疏,眼神浑浊,深棕的脸庞上是僵硬的刻痕,只有一成不变眉头紧锁嘴角下撇的表情。车水马龙的街道喧嚣而嘈杂,每有人从他身旁经过他总会用力颠手中的不锈钢饭缸,里面的硬币发出去清澈响声,他口中似乎喃喃发出几个他自己忽略了具体含义的字眼,又或许没有。   来往的学生[查看全文]
  在吃不饱的农村里,养不活孩子的人家都会把孩子送到有钱却无子的家庭的里做填房,好让家族继续沿脉。而江老就是活在这个年代里,他本是姓胡,是家中的小儿子,排老六,他的前头还有3个哥哥,家里难担重负,于是把他送到另一地的大姓人家,就是江家,他的离去也就换上了家里一个过冬的温饱。   他来到了江家后,可并非过上少爷生活,因为他家[查看全文]
  天空闭上了它的眼睛,因为光芒都被阖在眼皮内的缘故。天空便黑得有些阴惨,在令人窒息的寂静的空气中,不时传来一声沉闷的呻吟。   病床上的老人象被死神捂住了口鼻,呼吸已经越发微弱了,身旁的服侍者见此情景,匆匆说了一句:我去叫医生后,便跑走了。正跑到门口,老人又艰难地叫住了他,他以为老人一定有很重要的事要吩咐,便凝神静气地[查看全文]